NEWS CENTRE
新闻中心

基层动态

贵阳民间艺术:新龙红灯戏

变光:正月16日,全体工作人员和看“跳红灯”的人举行仪式,把灯换了,送给上帝。一年一度的“跳红灯”就是事情的结局。

清朝光绪年间,祖上出资兴建了科龙寺,每年春节正式确立了世代习武和“闯红灯”祭祖的家规。科龙的《红灯戏》主要在春节期间的晚上演出。它结合了“灯”和“玩”与锣,鼓和二胡。音乐内容丰富,完整的打击乐器保留了相对简单的气势。演出期间,气氛热烈、节奏欢快的歌词有“九板十三调”,表现出鲜明的旋律特点。

神:正月初九晚上,正式开灯。这时,村子里竖起了一面方形红旗。人们聚集在寺庙里,手里拿着点燃的蜡烛,和灯座一起唱着《点兵歌》。其威武之势,肃穆之气,意在祭奠神佛,祈求好天气好收成,安慰先人:后人仍在习武护家守地,延续先人定下的乡规宗族规矩。主神之后,全体工作人员来到村里的缺口,集中在台上。

“跳红灯”运动由五个部门组成:参神、坐台上、开启财富之门、还灯之愿、换灯。

打开财富之门:正月初十至初十四,大队(打红灯的人自称是杨家将的军马)到村里家家户户开门,帮助主人一家扫灾赚钱,以歌舞为主,祝全家幸福安康。每一次歌手在一户人家唱《开财门歌》,那么所有人都进入正屋,但“唐二”进门后立刻跑到正屋神社下面蹲下。在唱《扫屋歌》的同时,歌手举着红灯,手舞足蹈地为主人家“扫房子”“扫天灾人祸”。主人家不仅放鞭炮把“唐二”赶出家门,还把灯笼队派出去另一户人家开门赚钱。

坐在台上:一、八位年轻女性举灯跳开场舞—— 《红灯舞》。开场舞不能改。之后,一个年轻人表演了《大刀开四门》刀舞。这种舞蹈表明,前男子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被用来杀死四方。然后四对男女生在武术大师的指挥下表演了《教场刀舞》。说明科龙布依族的反武思想是代代相传的,没有违背祖先的教导。继续下去,有个表演,武舞和小戏小歌交织在一起。武术表演包括单人、双人、三人的各种兵器表演;歌剧和歌曲以灯会歌舞为主。其中,小戏的内容是唱古代名人杨家将的勇敢故事,形式是唐二、莫梅在演唱组陪同下举行的歌舞表演。这种交织在一起的表演,使得武术和戏剧相得益彰,相得益彰,紧张、轻松、严肃、生动。娱神和自娱两个因素巧妙自然的结合在一起。

新场乡科龙村是一个战斗位置高、交通差、树木茂盛的偏远山镇,是布依族聚居的村落。

愿还灯:正月十五是“跳红灯”的热潮。来自乡村的人们聚集在大坝上,歌曲、舞蹈和歌剧以与“坐在舞台上”相同的形式和内容相继出现。最后灯座吩咐人唱《还灯愿歌》完成事情。大意是前辈们给了上帝一盏红灯,他们希望今天通过后代还这盏灯,所以他们祈求上帝保佑全村老少永远平安,保佑各家团圆的幸福。

该地区自然资源丰富,森林覆盖率达70%。根据科龙老人的说法,他们祖先的30多个家庭从江西迁移到朱洪武的科龙。当时的科龙到处都是荒山野岭,荆棘丛生,经常有老虎豹子出来害人害畜;此外,政府对少数民族的勒索和接受歧视和压迫的政策。于是,科龙布依族的祖先就拿起木棍、大刀、自制土枪来练武盖村。布依族先民在残酷的生存斗争中找到了敷衍官兵的办法。白天官兵来打扰布依族时,迅速躲进深山密林。当夜官兵来了,设下陷阱藏挖。村里的领导用红布盖住竹灯,发出联络信号指挥战斗。这样确实有效,多次击败官兵,保住了村子。陈老了很久,已经成长为人口众多的科龙八村。所以陈的祖师爷定下了“闯红灯”练武的规矩。

上一篇:参观深海中的“河马” 下一篇:成都启动8个电子信息产业项目 总投资150亿元